我的日记

日记大全 时间:2020-01-25 我要投稿

我的日记

  记得神州六号飞船发射成功以后,中央电视台的采访了宇航员训练中心主任宿双宁。宿双宁是烟台莱州市人,我们的老乡。当问及他是不是从青少年时期就酷爱宇航事业时,宿双宁说没有。他说年轻时最怕的两个职业就是教师和医生,结果命运偏偏弄人,还偏偏就让自己做了这两项工作。做宇航员训练中心主任就是做的教师兼医生。听了他的话我深有同感。其实人这一生究竟做什么,并不是由个人的理想决定的,而是由社会和命运决定的。我这个人不是"扶摇直上羊角"的大鹏,而是蓬间小雀,谈不上什么理想,是个有口饭吃就满足的人。但是我却从未想到过要去当一辈子老师。可是,截至到今天为止,我这半辈子什么别的事情都没做,从一而终地地道道做了半辈子教师。就像有的女人不得不当一辈子寡妇一样。做教师与我的人生“理想”相去何止十万八千里。你内心最不想做的事情,可你偏偏就老老实实的`做了一辈子,有一幅妇孺皆知的顺口溜对联,说尽了人生的无奈和幸运:“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;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。横批:不服不行。”我把它的上联改一改来概括我的一生倒是再恰当不过:“说不行你也行不行也行。”

我的日记

  高中毕业后,在农村劳动了一年,尽管村里对我很“器重”,让我当了村里的后备干部,还让我当了技术员、机械手、赤脚医生,但这些都不是我想终生拥有的东西,我依然很压抑很茫然,深感长夜难明。于是开始从黑暗中摸索寻找出路。那时国家实行城乡分治,一个太阳底下的孩子想离开年农村,好比登天!于是,我便开始与支部书记和民兵连长套磁,要争取在年底去当兵,二位大人都开恩应允了。

  无巧不成书,就在我想去当兵这年,我们村小的一位女老师暑假产后死亡。即将开学,公社一时还找不到为我们村代课的老师。村支部王书记就动员我来代客课,我死也不答应。实在没办法,最后做了个折中方案,由我先暂时代课,时间到征兵为止。我想也好,这半年至少可以减轻一点体力劳动嘛,这才勉强答应下来。不曾料想,这就是我人生的真正起点,从此我就像一匹套上了战车的战马,从此再也没有卸过车。于是我走马上任当了我们村的小学教师。全村共20个学生,三个年级,三间教室,上复式合堂,就我一个教师,左右开弓,十八般武艺全都用上了,实在觉得并不比种庄稼轻松多少。

  我代了不到半年课,已经到了十一月份,正踌躇满志的准备去报名参加当兵体检之际,公社文教助理员也是我小学的王老师找到了我,说明年有两处联中要办高中班,要我到县师训班参加培训半年,明年秋季开学当高中教师。全公社一共选了六个人,我是其中之一。我说我现在当老师只是权宜之计,并不真想一辈子都干这个,俗话说“家有隔夜粮,不当孩子王”,我觉得当教师没什么出息,我还是要去当兵,出去闯一闯。王老师说当兵也许会有出息,但看看我们村那些当兵的,一个个还不是从哪走的又回到哪儿了?那个有出息了?当老师固然没有出息,总是可领一份工资,也比较轻松,再说啦,也未必将来就一定没出息吧?

  我被老师说服了,毕竟当老师是目前最有把握的现实利益,当兵固然是目前我跳出农村的出路之一,但的确是前景茫茫难于预料,为当务之急,就顾不得那么多了,必须当机立断做出抉择。好像有个西方人类学家说过,理想对于贵族纯属多余,对于穷人则是奢侈品。所以贫困潦倒的人最需要的并不是什么浪漫蒂克的理想,而是眼前的温饱。我想这就是我走上教师这条道路的真实原因。从此,我结束了半年的小学教师生涯,到设在县城一中的师训班报了到,为我的中学教师旅程做准备。

  我是一粒小雨滴,从天落进江河里,沧海桑田谁先觉,身不由己东流去。如果你问我是谁?尚未认识我自己。

【我的日记】相关文章:

1.幼儿大班《我的日记》说课稿

2.我的日记我做主五年级作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