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芳的灯现代文阅读练习及答案

阅读答案 时间:2020-04-10 我要投稿

阿芳的灯现代文阅读练习及答案

  走在那条湿淋淋的小街上,家家门户紧闭。雨滴敲在水泥路面上,滴滴答答,空寂的街上溅起回声。

阿芳的灯现代文阅读练习及答案

  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,家家户户半启着门,老人在门前择菜,小孩在门前嬉闹。

  一个很平常的日子里,我走过这里,无心地回头,望见一扇大敞的门里,似乎已经是午饭以后很久了,可是桌上依然杯盘狼藉。一条壮汉横在竹榻,睡得烂熟,苍蝇停在他的脸上,十分安然的样子。一个老妇人,像是壮汉的母亲,背着门在踩一架沉重的缝纫机,粗钝的机器声盖住了汉子的鼾声。满屋都是叫不出名目的破烂东西,我甚至嗅到了一股腐臭味,于是便扭回头,走了过去。

  后来,我开始一日三回地在这条街上往来,因为我搬进新居,上班需从这里走过。也不知过了多少日子,这街上多了一个小小的水果摊。摆在临街的一扇窗下。摊边坐着一个女孩,留着日本娃娃式的头发,浓浓的刘海儿罩着活泼泼的眼睛,面容十分清秀,只是略显苍白,可是,唇却有天然的红润。她穿的也是红颜色的衣服,一朵红云似的停在黄的梨、青的苹果、黑色的荸荠旁边,静静地看一本连环画或是织一件不仅限于红色的毛衣。如有人走过,她便抬起半掩在乌黑的额发后面的眼睛,如那人

  迟疑了脚步,她就站起来,静静地却殷殷地期待着。很少有人会辜负这期待。

  有一次,她见我过小迎上来:“今日的哈密瓜好得很,昨晚才从十六铺码头进来的,虽然贵了一些,可是划得来的。”

  我没买哈密瓜,而是挑了几只苹果。我看见她举秤的手是一双极大的手,关节突出,掌心有些干枯。她的脸却是极其年轻的,脸颊十分柔滑、白晳,眼睛明澈极了。她称好苹果,用一个极小的电子计算器算账,粗大的手指点着米粒大小的键钮。数字显现了,她爽快地免了零头,帮我装进书包。

  天黑以后,这里的生意便忙了许多,除了女孩,还有个男人在帮忙,听他叫她阿芳。我猜想这个男人是她丈夫,可又觉得她委实太年轻,远不该有丈夫。有一日,我忽然觉得阿芳有些异样,来回走了几趟,观察了几遍,才发现她的腰身粗壮了,显然有了身孕。我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奇异的感觉,很惋惜似的,又很感动。再看他们这一对,也觉得颇为美好。他结实健壮,而她清秀苗条,叫人羨慕。他干活不如阿芳利索,态度也欠机灵,可是,对人的殷切却是一样的。

  有一日,我问她:“水果是谁弄来的呢?不会是你自己吧。”

  她说:“是我男人。他下班以后,或者上班以前,去十六铺。”

  “那么执照是你的了?”我问。

  是的,我是待业的嘛!”她回答,脸上的孕斑似乎红了一下,我便没有再多问。

  有了阿芳和她的水果摊,这条街上似乎有了更多的生机,即使在阴霾的日子里。

  后来,水果摊收起了,大约是阿芳分娩了。这条街便格外地寂寞与冷清了。阿芳的门关起来了。关起来的门,如同汇入大海的水滴,退进那一长排、面目如一的门里。我竟再也不记得哪一扇才是阿芳的门。偌大的世界中,一个小小的阿芳,又算得上什么?几个来回以后,我便也淡忘了。

  一天傍晩,我忽然看见了阿芳。她依然是罩到眼睛的刘海儿,眸子明亮,皮肤白晳,穿了一件红花的罩衫,安然地守着一个色彩缤纷的水果摊。她怀里抱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婴儿,有着和她一样鲜艳的嘴唇,看上去是那样惹人喜爱。她似乎并没认岀我,用一般的热切的声音招呼:“买点儿什么吧。”

  我挑了一串香蕉,她将孩子放进门前的童车里,给我称秤。我看见她的无名指上,多了一枚粗大的赤金的戒指,发出沉甸甸的微弱的光芒。

  从此,这里又有水果摊了,又有了阿芳、阿芳的男人,还有阿芳的孩子。阿芳也渐渐地认识了我,或是说记起了我,过往都要招呼,要我买些什么,或问我昨日的瓜果甜不甜。我还可以自由地在那里赊账,虽然我从来不赊。

  毛头渐渐地大了起来,阿芳也渐渐地圆润起来,却依然容貌俏丽,只是脖子上又多了一条粗重的金项鲢,腕上也有了一只小巧的手镯。夜晚,她男人将电灯接出门外,阿芳织毛衣,阿芳的男人看书,毛头在学步车里学步。摊上的水果四季变化,时常会有些稀奇而昂贵的水果,皇后般地躺在众多平凡的果子中间。

  这一幅朴素而和谐的图画,常常使我感动,从而体验到一种扎实的人生力量与丰富的人生理想。

  一天夜间,下着大雨。忽听有人招呼我,原来是阿芳的男人,正站在门口。他说,今日有极好极好的香瓜,不甜不要钱,或者买回吃了再付钱。我朝他笑一笑,便收了伞进去。毛头睡着了,盖着一条粉红色的毛毯,伸出头,口里还含着手指头。阿芳在看电视,电视里正播放越剧大奖赛的实况,那是一台二十英寸的彩电。屋里有冰箱、双缸洗衣机、吊扇、录音机等等。我从筐里挑好香瓜,付完钱,阿芳的男人又邀我坐一坐,避过这阵大雨。

  我站着与他说话。我问他:“就你们自己住这里吗?”

  他说是的,姆妈在去年去世了。

  “水果赚头还好?”我问道。

  “没有一定的,”他说,“像去年夏天的西瓜,太多了,天又凉快,价钱一下子压了下来,蚀了有几百呢!国营商店蚀得更多了。”他笑了一下。他虽长得粗壮,眉眼间却还有一丝文气,像读过书的样子,就问他是做什么的,他说只不过是车工罢了,插队回来,顶替姆妈的。

  我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,想起很多年以前,从这里经过,有一扇门里的邋遢而颓败的景象。那里有一个儿子,也有一个母亲。或许就是这里,就是这里,一定是这里。我激动起来。阿芳随着电视里的比赛选手在唱“宝玉哭灵”,她是那么投入,以至竟然没有在乎我这个陌生人的闯入。我看着她,心里想着,难道是她拯救了那个颓败的家,照耀了一个母亲和一个儿子黯淡的生计,并且延续了母与子的宿命与光荣?

  可我不知道这里究竟是不是那里。这里所有的门,都是那样的相像。我极想证实,又不敢证实。我怕我的推测会落空,就像怕自己的梦想会破灭。我很愿意这就是那个家,我一心希望事情就是这样。于是,我决定立刻就走。雨比刚才更大、更猛,阿芳的男人极力地挽留我,连阿芳都回过头来说道:“坐一会儿好了。”

  可我依然走了。我逃跑似的跑出阿芳的家,阿芳的灯从门里幽幽地照了我好一程路。我没有再回头。我怕我忍不住会发问、去证实,这是那么多余而愚蠢。我不愿这个美丽的'故事落空,我要这个美丽的故事与我同在。

  (有删改)

  10.小说中为什么多次写到阿芳的金首饰?(4分)

  11.简析文中画横线部分的语言特点。(6分)

  12.联系全文,分析文章结尾句“我不愿这个美丽的故事落空,我要这个美丽的故事与我同在”的作用。(4分)

  13.王安忆是一位善于发现女性之美的作家,请结合全文分析,阿芳上有着怎样的女性之美。(6分)

  答案:

  10.①是这个家生活有了起色的见证;②是爱情和辛劳的见证;③也暗示了是阿芳拯救了这个家,照亮了一个母亲和孩子黯淡的生计。(4分,写对一点1分,两点3分,三点4分)

  11.①用“圆润”“俏丽”“多”等形容词,用“又”“也”等虚词,表现了阿芳家生活质量的提升;

  ②多用短句,简洁干净,富有节奏感;

  ③运用排比,写出了阿芳家平静的生活状态;用比喻、对比,赋予水果丰富的意味;④语言朴素,展示了生活中平淡而和谐的图画。(6分,每点2分,答出三点即可)

  12.①与上文的“我”不敢去证实真相相照应;②点明并深化主旨;③表达了对阿芳积极扎实的人生态度的赞美。(4分,每点2分,答出两点即可)

  13、①从日常生活中展现阿芳的诗意之美:阿芳穿红色衣服,一朵红云似的;她长得清秀苗条;她安然地守着水果摊儿,吃苦耐劳;

  ②从生存活动中阐释阿芳的坚韧之美:即便生活艰难,阿芳也努力生长,表现出坚忍的生命力量,扎实的人生态度;在艰难生活中依然有着对美的追求,她很投入地唱“宝玉哭灵”,静静地看一本连环画或是织一件不仅限于红色的毛衣;

  ③从情感体验中咏叹阿芳的人情之美:阿芳对这个家、对这个男人以及对儿子毛头倾注了全部的爱,给这个家带来了希望和温暖;待人也是善良、热情、殷切。(6分。每点2分,需结合文本分析。如果只回答了阿芳的穿着、外貌和勤劳,只能算一个点,给2分)

【阿芳的灯现代文阅读练习及答案】相关文章:

1.现代文浅滩阅读练习及答案

2.月夜现代文阅读答案

3.打水现代文阅读答案

4.暮雪现代文阅读答案

5.自然之道现代文阅读答案

6.谈静现代文阅读答案

7.《龙灯》阅读答案

8.《书是灯》阅读答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