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白发》的阅读答案

阅读答案 时间:2019-09-25 我要投稿

《白发》的阅读答案

  人生入秋,便开始被友人指着脑袋说:呀,你怎么也有白发了?下面是小编为你整理了“《白发》的阅读答案”,希望能帮助到您。

《白发》的阅读答案

  白发

  王东

  虽然已经立了春,但是张诚感觉冬天的冷依然弥散在空气里,十根手指和脚趾冻得隐隐发痛。一股北风挤进虚掩的门,从衣领处钻入身体,张诚不禁打了个寒战。

  去村里串串门,走动走动也许会暖和点,张诚心想。可是去谁家呢?赵刚、刘晓燕他们几个前天就踏上了去上海的火车,他们说初八就得上班呢。二娃和磊子他们几个昨天也去了深圳。今天一大早,又有好几拨人陆陆续续从家门前走过,或者去广州,或者去北京,或者去成都。这些年轻人一走,好像把年也带走了,家家户户都很冷清。

  一鸡二犬,三猪四羊,五牛六马,七人八蚕。按照以前的风俗,最起码也要过了初八,这年才算完啊。可是今天才是初六呢,咋就感觉年就过完了呢?张诚心里一边这样想着,一边无意识地朝门外望了望。这时,张诚看到了父亲,看到父亲头上的白发。乍一看,像一层白茫茫的霜。

  “我去挖会儿地。”父亲从猪圈里扛了把锄头出门,对抱着一捆柴火准备进厨房的母亲说。张诚走了出来,说:“爸,这大过年的,挖啥地啊?”父亲说:“唉,现在过不过年和平时有啥两样呢?再说,闲在家里冷呢,干活还热乎些。”张诚心想,是啊,现在过年和平时真没啥两样,于是也找了把锄头,说:“我也去挖会儿地。”

  父亲看了张诚一眼,说:“你在家歇着吧。”张诚说:“闲在家里冷呢。”父亲不再说话,张诚便跟着父亲出了门。

  父亲走得很慢,张诚也走得很慢。这次,张诚将父亲头上的白发看得清清楚楚。近看,白发就是白发,其实并不像霜,也不像人们所说的银丝,父亲头上的白发灰白灰白的,远一点看,倒有点像白茫茫的雾。张诚又想起年前,自己和梅芳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家门口时,老远就看到正弓着身子颤巍巍地往家里挑水的父亲那灰白的头。那白头,随着水桶和枯瘦身体的摇晃而跟着一摇一晃的。

  父亲挖了一会儿地,也许是累了,也许是腰腿又痛了,便将锄头杵在地埂上,掏出烟来,递给张诚一支,自己点了一支。张诚接过烟,也将锄头杵在地埂上,点上烟。

  父亲说:“张华他们今天也出门了。”

  张诚说:“我看到了。”

  父亲问:“你们什么时候走?”

  张诚迟疑了一下,说:“还没有决定呢。”

  父亲说:“梅芳不是说你们车票已经买好了么?”

  张诚顿了顿,说:“我想让梅芳一个人出去,我留在家里。”

  父亲深深吸了两口烟,说:“梅芳一个人出去,天高地远,你能放心呀?再说,两个人出去,总能多挣一点。”

  张诚不说话,也深深吸了两口烟,烟雾在风里飘散。

  父亲说:“你留在家里又能做啥呢?种庄稼?这点庄稼也种不出啥来。”

  张诚说:“可以做点小生意啥的。”

  父亲说:“那你准备做啥生意呢?”

  张诚说:“还没想好。”

  砰!远处传来一起鞭炮响,然后又恢复了寂静。

  好一阵,父亲说:“家里人都没有几个,生意也不好做呢,我看还不如出去打工。”

  张诚说:“可是家里……你和妈怎么办?都这么大岁数了。”

  父亲沉默了很久,说:“我和你妈还能行,我们总比张华爹妈强些吧?你不用为我们担心。”

  张诚不说话,又一口一口狠狠地吸着烟。

  父亲又说:“毛娃后年就要上高中了,燕子明年也要上初中,以后用钱的地方还多呢。俩孩子都争气,听老师说,毛娃和燕子的成绩在班里数一数二。唉,我不想看俩孩子以后又走你的老路啊。我到现在都后悔,要是当初憋一口气,砸锅卖铁都让你读书,你就不是今天这个样子了。”

  父亲的话戳中了张诚的痛处,这也是张诚一生中最大的遗憾。

  一阵山风吹来,张诚不禁又打了个寒战。

  张诚说:“一停下来就冷得很,都立春了,这天怎么这么冷呢?”说完,张诚又拿起锄头挖起地来。

  父亲说:“是啊,一停下来就冷。”

  张诚和父亲一连挖了两天地,便将家里的地挖完了。

  初八的早上,天刚蒙蒙亮,张诚和梅芳便又背起包,踏上了门前那条通向远方的小路。

  走了好远,张诚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,山里的雾很大,只看到白茫茫一片。张诚心想,那会不会是父亲头上的白发呢?

  (选自《微型小说选刊》)

  试题:

  (1)下列对小说相关内容和艺术特色的分析鉴赏,最恰当的两项是:

  A、小说开头细腻地描写张诚对立春后寒冷的感觉,多次提到陆陆续续离家的年轻人,意在渲染乡村春节后的冷清与荒凉,表现人物因即将离家无法言说的内心凄凉,为小说情节的展开张本。

  B、小说所写的乡村,作者没有点出村名,也没有点明其地理位置,但从父子的对话,我们可以想见它的偏僻、贫穷、落后、封闭,它是中国当代农村的一个缩影。

  C、张诚明明买好了车票,却跟父亲说想让自己留在家里,这正是他矛盾心理的表现:他一方面为了孩子的学业只能常年外出打工,另一方面又不忍心撇下年老的双亲。

  D、小说中的父亲勤劳、善良、隐忍,是老一代农民的缩影,他们固守土地,辛勤耕种,却始终摆脱不了贫穷,所以,他们抗拒寒冷的唯一方式只能是劳动。

  E、小说主要通过对话描写展开故事情节,人物对话辅以肖像、动作、心理与环境描写,表现人物丰富的内心世界,语言简练而富有意蕴。

  (2)小说以“白发”为标题,有什么寓意?请结合全文简要分析。

  (3)“立春了,这天怎么还这么冷”,“一停下来就冷”,小说反复写立春后天气的寒冷,这样写的作用是什么,请简要分析。

  (4)对于是留还是走,张诚心有纠结。小说最后写张诚在父亲的劝慰下,选择和妻子继续外出打工,结合全文,谈谈你对小说结局的理解。

  试题答案:

  (1)CE

  (2)“白发”是父亲外在形象的显著特征,体现了父亲的苍老,寓意父亲为家庭、为子女辛劳一生,饱经风霜;“白发”反复呈现在张诚的脑海里,寓意儿子对老父亲的担忧与牵挂;白发,是具有普遍意义的形象,以此为题,突出空巢老人的孤寂与无奈。

  (3)反复强调天气寒冷,以人物直观感受来突出季节特点;以气候寒冷衬托出春节刚过乡村的冷清,烘托人物内心的凄凉感,突出乡村空巢老人的孤寂;寒春之寒寓意乡村生活的艰难,“停下来就冷”,暗含着摆脱艰难生活的办法就是以隐忍坚强的态度勤奋劳作,坚持不懈,突出了小说的主题。

  (4)小说结尾写张诚在扶养老人与抚养儿女的二难选择中,选择继续外出打工,这个结局合情合理。从情节发展上看,这是人物的必然选择。面对依然艰难的生活处境,这个选择合乎人物的心理发展走向。从人物形象塑造上看,儿子在父亲的劝慰下最终做出了选择,这是人物内心矛盾挣扎的结果,突出表现了父子的善良、隐忍、顽强的'性格特征。从小说主题表现上看,小说借张诚内心选择的过程,讴歌了乡村底层百姓为追求新生活所表现出来的顽强与坚韧的精神;同时,也引发我们对有关贫困山村发展问题的多元思考。随着社会的发展,春节的淡化是难免的,传统文化与精神受到冲击是必然的。然而,如何守护孝道,让白发父亲在寒冷的春天里免受“刺骨的冷”,回乡如何创业,能够在本土找到发展空间,这不独是儿子张诚们思考的问题,也是我们整个社会应该思考的问题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小说的结局揭示的主题是含蓄深刻的。

  【解析】

  (1)本题考查理解文意,筛选并整合文中的信息的能力。A项,“表现人物因即将离家无法言说的内心凄凉”不够完整,还表现了张诚对家中父母的担忧。B项,“中国当代农村”以偏概全,应该是中国偏远落后农村的一个缩影。D项,“唯一方式”说法太绝对。

  (2)本题考查体会重要语句的丰富含意,品味精彩的语言表达艺术的能力。“白发”是实写父亲的满头白发,写出了父亲一生的辛劳,他的白发苍苍让我们想到了生活的艰辛和苦楚。“白发”更能引发我们的思考。从儿子的角度,满头白发的父母是张诚满心的牵挂,父母晚年的幸福寄托在儿子身上,但是农村的贫寒迫使儿子外出打工,年迈的父母不仅无人照拂,还要帮忙照顾孙儿。从小说主题的角度,张诚父亲的“白发”不是个别现象,而是贫穷落后的农村普遍存在的问题。这就呼吁社会关注偏远地区的经济发展,关注空巢老人。

  (3)本题考查概括故事情节,分析作品结构,把握文章思路的能力。回答这道题,要写出“寒冷”的表层义和深层义。表面上“寒冷”指的是天气的严寒,实际上反映出人物内心的凄凉。答题时要阐述出这种凄凉的原因,农村生活的艰辛使得张诚必须出去打工来维持艰难的生活,可是年迈的父母使得他不忍心离开却又不得不离开,内心的矛盾与苦楚可想而知。父母要照顾孩子下地干活很是辛苦,还要忍受和儿子分离的痛苦,老人的内心是孤独寂寞的。

  (4)本题考查对文本进行个性化阅读和有创意的解读的能力。结合小说内容和现实生活,张诚“选择和妻子继续外出打工”是情理之中的事。可以从情节的发展、人物形象的塑造、小说主题等方面来分析。小说中反映出来的问题应引起社会的思考,大量农村青壮年外出打工后,贫困山村“空巢老人”问题十分令人担忧,政府部门要重视这些地区的经济发展问题。

【《白发》的阅读答案】相关文章:

1.《风》阅读答案

2.《伞花》阅读答案

3.让座阅读答案

4.《鸟儿》阅读答案

5.《生活》阅读答案

6.《读书》的阅读答案

7.魂阅读答案

8.《大师》阅读答案